所面临的挑战

全球互联网和电信服务的迅速发展使我们自由通信的能力有了显著提高。然而,这种增长一直伴随着政府限制用户访问内容、获取个人信息和干扰私人通信的努力。

多年来,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公司被夹在政府的要求和用户的期望和权利之间——当政府提出可能导致侵犯人权的要求时,缺乏国际标准来适用。为了确定最佳实践并制定这些标准,BSR在2006年与民主与技术中心合作,设计并促进了一个多方利益相关者的过程,以填补这一空白。

我们的战略

BSR与该组织合作编写基础documents-principles,实施细则,以及治理宪章,塑造了全球网络倡议的工作(GNI),于2008年推出的第一组,包括ICT公司的代表,公民社会团体、投资者和学者。

BSR在这一过程中担任协作人,在辩论过程中帮助协商解决冲突,达成共识。我们还承担了GNI的工作,直到它在2010年成为自己的法律实体。随后,BSR为GNI撰写了一份题为“在数字时代保护人权”的公开报告,概述了信息和通信技术价值链不同层面的主要言论自由和隐私风险。

自2010年起,GNI设立了全职秘书处,BSR不再为组织提供便利——这反映了BSR偶尔扮演的创新、协作努力孵化器的角色,然后由其他机构实施。今天,GNI的重点是推进其原则、招募新公司、分享最佳实践、参与政策辩论和实施问责机制。

我们的影响

GNI的持续成功表明了BSR自身的影响力。

在一定程度上,正是由于这项工作,GNI的5个成员公司——它们总共服务于20多亿用户——已经实施了关于言论自由和隐私的新的全球标准。2013年,9家全球电信公司推出了一套关注言论自由和隐私的原则。

GNI的工作也帮助建立了来自信息通信技术行业和人权领域的专家之间的理解,这两个领域以前没有定期合作。这帮助建立了一个越来越多的信息通信技术和人权专家社区——鉴于技术在我们追求人权的今天日益重要,这是一个重大的发展。

虽然很难确定确切的因果关系,但信息通信技术公司提高了与执法部门关系的透明度,以及公司对监视和数据收集方法的改革,都是GNI最近取得的成功。

经验教训

多方利益攸关方的做法和对问责标准的强调提高了GNI在人权组织中的可信度,如果没有它,公司和人权组织之间的深度合作就不太可能发生。

然而,GNI在扩大其企业会员基础方面面临挑战,目前该组织的成员已从三家主要互联网公司增长到五家。也就是说,由于GNI的开放标准和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做法,其他未加入GNI的公司认为GNI的创始文件非常可信,并采纳了基本原则的关键特征。


#人权, #信息及通讯技术